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升旗献词 重要讲话 > 正文

高2018级诗歌创作一等奖作品

浏览:1018 发布:2018-11-06 来源:本站

十年

2018级1班 胡瀚月

如果云静止了

天空就是一汪死水的谭

如果时间凝滞了

历史就是一面不朽的墙

 

城中央的十字架上

挂满了不屈和坚毅的脸庞

围观的人群里

冷漠霸占了眼底的善良

 

那用灵魂献祭的烽火台

燃着用血浇灌的火光

里面埋葬着人性和尊严

剩下的空壳在寒风中飘荡

 

恶虎被放逐的时代

连青草都成为猎物

原向山顶出发的脚步

刚刚迈出就被勒转了方向

 

所谓右手是罪恶的源泉

空荡荡的袖口洒满了泪光

生命变得尊卑分明

黑白在谎言中肆意嚣张

 

墙头的狗尾草狂热的崇拜黑暗

妄图把一切光明赶尽杀绝

但烧不尽的是种子

掩藏在土壤里,等待绽放

 

当第一缕清泉渗透进干涸大地

再没有什么阻挡它的发芽

黑夜逝去的那一刹那

阳光普照,冰雪融化

 

在子弹堆积的灰烬里

孕育着民族最伟大的荣誉

那是文明的浴火重生

是给今天的沉重警醒

 

 

回家

2018级1班 唐钰茜

车灯

刺破了湿润的夜幕,

颠簸亦抖不散这执着的光。

窗外

一片片寂寞的田原,

在秋雨中露出沉沉的睡颜。

 

携着行囊,以及

满身的浮躁和沉郁。

跨越一路仆仆风尘,

只为了

叩响那斑驳的木门,

让熟悉的话语和目光

温暖一颗被濡湿的、冰寒的心。

 

我忆起从前

金黄的麦浪在收割机下倒伏,

鼻尖混杂着各家菜肴浓郁的香;

我忆起从前

红辣椒一弯一弯挂坠在叶间,

雪白的柳絮如睫毛般柔软轻扬。

 

人们叽叽喳喳地指点江山,

挽起裤脚,挑起肩头的扁担。

看似偏僻的村子,

也有着独特的热闹与喧腾。

每一扇门,

都曾藏着一段冷暖熬煎的过往。

 

花落花开,粥凉人散

时间染白了多少人的双鬓,

亦冲淡了多少人心中的坚守。

乡居的岁月是一钵黄金,

它让黯淡的日子

流溢出璀璨的光芒。

 

一间间湮没在黑暗里的农舍

远远地走近,

又飞快地流逝过去。

我知道,

有些灯再也不会亮了,

有些人再也不会回家了。

 

远处

传来了熟悉的呼唤,

一切景致霎时融化入雨帘。

唯有

寥寥身影伫立坡头,

漂泊的灵魂终于回到家园。

 

寻觅的车灯

是回家的祈愿。

孤独的原野

是乡村的挽歌。

 

2018级2班 田瑞希 

 

你是否和我做过同一个梦

像自由的孩子,

以大地为塌,

以星空为被,

听溪水浅唱,

醉在那初夏馥雅莲香。

 

你是否和我做过同一个梦

像失意的政客,

惜如水月光,

叹世态炎凉,

盼时光不逝,

忆峥嵘岁月难回首。

 

你是否和我做过同一个梦

像出征的战士,

愿征战四方,

望建功立业,

折柳戍城外,

泪满衣襟不言无奈辛酸。

 

梦醒了,

而我的,我们的梦

才刚刚开始,

在梦里,

我们都是逐梦的少年。

 

手机

2018级2班 刘扬和 

 

不大的屏幕却招徕

青春为你赎身

黑夜为你失神

硕大的拇指

如此温顺

躲在被窝里

在光的世界里小心探寻

 

我爱你

但并不知道为什么爱你

我的心

被你牢牢锁住

你是否也和我一样

在黑夜中呼喊我的名字

 

你身上的灰尘

遗落在记忆里

辐射着又一个天才的灵魂

 

大千世界

你只是我的路人

春去秋来

你却是我的天空

 

多少年以后

不知道该不该

抛弃或遗留

若是再见

怕是丢了浪漫的天真

 

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2018级3班 钟欣彤

 

庄周梦蝶,

是周是蝶?

冷眼看穿世事,

在濮水旁闲钓。像一轮明月,

守护着天空与家园。

 

这是令惠施向往的,

淡然清净的世界。

无奈追寻一生,

却只是远远地看见

庄周的一个背影。

 

曾几何时,也想活成庄周的模样,

怎料最后都一步步,

变成了惠施。

 

背上小小行囊,

留给世界一个背影。

可沿途太多质疑,

已让我无法,

继续负重前行。

孤独,和成长,

必须做出选择。

 

尽管那个世界或许我永远无法抵达,

那也应该孤注一掷放手一搏。

寻不到濮水,

那就寻一处安静的角落;

化不了蝶,

那就先化作茧。

 

那个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或许有一天,

将触手可及。

 

瞳孔之内

2018级 3班 吴芪

 

我把

醉了一地的诺言

拼凑了一只深蓝的瞳孔

 

记忆里

你光着小脚丫

呆呆的看着我的眼睛

咦?那里住着个人呢!

 

当星星慢慢枯萎

你披着一星尘埃

远远地望着我的眼睛

那里…还会住着个人吗?

 

转身的那一瞬

干裂的土地上

坠下一颗情绝的泪

 

我喜欢在时间的河里打盹

2018级4班 张曦月

 

我喜欢

在时间的河里打盹

去掉一首诗里如锦的花簇

锦官城湿漉漉的早晟

慵懒地睁眼

细雨穿过柳条

润物  滋苗

我喜欢

在时间的河里打盹

风把城吹成迷离的眼

宁夏街巷的微风里

太阳像跳出水面的鱼儿

芙蓉  成千上万

从枝条的边界

弦诵  吟庭

我喜欢

在时间的河里打盹

杜甫在没有漏雨的茅屋

遥想尘世

云烟翻卷云烟

 变成江畔的石头

望尽  千帆

我喜欢

在时间的河里打盹

读着西岭纷飞的雪花

千里江山阅尽

五千年走来的神女

玲珑环佩

冬天洗尽征尘

神鸟飞旋

 

 

借我

2018级4班  邹翰秋

借我贪欢

借我青年的悲喜

——暮年的冷暖

借我一张山丘的侧脸

我有剑

便要用剑,在这沟壑上

刻出岁月扭曲的眉眼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十九的忧愁,三十九的庄严

借我落落大方的温情

轮廓分明的冬天

借来烈酒,

燃烧了自己

把我身体的光亮ー一一

就着雪花,把诗意铺满人间

借我少女的瞳孔

借我初春的露水与盛夏的曜石

借我不因后天改变的先天;

借我新婚的良辰

借我素淡的世故与安眠的梦

还得借我所有循规蹈矩的今天和明天

 

再恳求你——借我一句

借了却不必还的诺言。

 

 

 

曲中曲

2018级5班 罗马铮铮

 

听雨,听雨

落灯花棋未收

半昏半明时相思最苦

一叶叶,一声声,点滴不尽

梧桐树,三更雨,都上心头

 

寻梅,寻梅

冬前冬后人烟稀

溪北溪南履浸霜

孤山上,冷风来,携一缕幽香

银装素裹,缟袂绡裳

冰雪凝残照,胜白梨蕊三分

孟访灞桥,林隐苏杭

依然淡月昏黄

 

驻足在月华初绽的春晚

哒哒的马蹄声乘风而至

檐掩花容

帘遮玉影

眉尖春光乍泄

不似春光,胜似春光

 

闲倚在清幽的平山祠堂

一城秋雨豆花凉

风起,云涌,天光破

曾记镜湖上踏浪而歌

风敛,云收,荷香满

人语莲,莲护人

 

身居于简陋的竹篱茅舍

尖风薄雪难摧赤诚

残杯冷炙难凉热血

枕上碟如梦,杯中影似蛇

繁花三千总被雨打风吹去

 

泛舟于曲韵的漫漫长河

掬一捧清凉,万千光华尽收眼底

饮一瓢余兴,百般辛辣皆入愁肠

杂、散、俗、辣是你的风采

元代下层士人的精神是你的脊梁

韵里埋藏了整个时代

 

成长

2018级5班 魏亭舟

 

小时候,

我总是坐在窗旁,

仰望着澄澈的苍穹,

似要用稚嫩的眼光,

来倾诉我的向往;

 

长大后,

我总是坐在地上,

注视着洁白的画纸,

似要用生疏的画笔,

来描绘出我的衷肠;

 

后来啊,

我总是坐在桌旁,

凝望着充满符号的纸张,

似要用激烈的笔体,

写下我的希望。

 

 

 

2018级6班 谭俣枭

    

那是一束经久不衰的日光

充斥着孩子成长时的慌张

掩埋着老人回忆时的感想

嫩叶忙着许下自己的愿望

落木忙着整理自己的惆怅

 

一跃而出的青蛙回到井旁

努力还原天空狭小的形状

小溪曾经欣赏大海的流向

在尝试地进入后独自离场

重奏立意在经历后的乐章

 

当马车的印记被汽车踩伤

当黑白的屏幕被色彩包装

当平房抬头仰慕钢筋生长

你是否还能触摸旧时疯狂

你是否还能赎回童年想象

 

赶到渡口的旅人尽量匆忙

卸下行囊迟钝地回头观赏

那是一束转瞬即逝的日光

 

     

 

 

我们

2018级6班  姜晶菁

 

穿过风

穿过墙垒

穿过荒芜地

穿过逼仄罅隙

穿过咸涩海风浪

穿过波澜深处虹霓

 

笑泪为筹码

打开日月幽径

平沙荒野疾行间

并无风呼雨啸

眉眼藏繁星

 

忽听百折千回的脑际诵诗四起

共振出心脏 撞击胸膛

坚定的声音

 

2018级7班 罗唯嘉

 

提起画笔

想画下世界的五彩斑斓

摊开画纸

思绪却翻不起一丝波澜

 

我画下一只小鸟

它扑腾着翅膀

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落脚

我将它抹去

 

我画下一棵大树

她无助的了望

却怎么也遇不到一个依靠

我将它抹去

 

我画下一片草地

它悠然地斜躺

却怎么也挡不住太阳的烘烤

我将它抹去

 

而当我放下画笔

鸟儿在枝头上吟唱

大树在绿茵上伫立

而在这之下芳草凄凄

 

那本应存在的美好

何止一二

大片的美好

何止于心

 

我收好画纸

静默无声

 

山下的教堂

2018级7班 肖宇多

繁花盛开的山坡上

野蔷薇吐露着芬芳

山下有一座白塔的教堂

隐隐传来圣歌悠扬

阳光透过琉璃的窗

晃晃悠悠散在脸上

新生儿那澄澈的眼

好奇地凝望

那屋顶上辉煌的壁画

还有金色烛台下鲜花簇拥着的圣像

 

积满落叶的山坡上

椋鸟啼叫得凄惶

山下有一座白塔的教堂

闷闷发出几声钟响

隐约昏黄的烛光下

微微颤抖着紧握的手掌

献上最后一束鲜花

远处的枯树下

新添一处坟茔

将生者的眼泪一并埋葬

 

白雪覆盖的山坡上

只听得瑟瑟风响

在雪中,它静默地伫立

那塔顶的铁窗

有苍老,而安详的眼光

像极了冬天的雪花

山顶的月光

 

打开窗子

2018级8班 蒋谨谦

 

一生能有多少

落日的光景?

沉醉于海上

如一滴迟缓,迟缓的泪。

——你却拿起笔杆

一叠叠习题

 

一生能有多少

百灵的轻吟?

飘然于梦间

恰一首古旧,古旧的歌。

——你却戴上耳机

一首首歌曲

 

一生能有多少

满树的绿荫?

吹荡于风中

何时落的,无声……

——你却低下头来

面对着手机。

 

推开窗,

也许你从不会拿起笔杆,去记录夕阳的壮丽。

也许你从不会戴上耳机,去聆听大自然的歌曲。

也许你从不会拿起手机,去拍摄生命的绚丽。

 

打开窗子,

抬起头来,

这一切

春暖,花开。

 

2018级8班 浦蓥芝

 

盈亮的阳光嘎吱作响,

云朵贴着屋顶缓慢地飞。

在树下

将琐碎的日光拼凑,

伴着草叶的呼吸声,

酣然做一个甜蜜的梦。

 

白昼沉睡于夜晚,

星子又成群结队,

在夜里睁开眼睛。

而我

悄悄地接近,

堆砌在角落的月光,

轻柔捧起,再

在湖水里漂洗

月色在水中轻吟,

银练崭新。

 

时间走了

2018级9班 王琅仪

 

秒针一走,

就是一分钟。

还没反应过来,

便被留在了原地。

 

分针一走。

就是一小时。

从不为我停留,

不留下一个背影。

 

时针一走,

就是一整天。

坚定向前奔去,

追不上也够不着。

 

我们,

在不同的时区。

 

时间走了,

走了;

我,

也走了。

 

青春

2018级9班 张仲谋

 

青春是水,是正在东逝的水。

青春是柴,是正在燃烧的柴。

青春是风,是正在弄舞的风。

 

水是淹没庄稼还是滋润土地?

青春是创造辉煌还是甘于沉默?

柴是助长灾害还是完成使命?

青春是无悔逝去还是满怀泪痕?

风是助长浪头还是帮帆过海?

青春是造福人间还是贻害万年?

 

这是分秒计算的青春,

这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需要你,需要我,

在生命长河中去创造最辉煌的青春。

 

   

2018级10班 陈昱霏

春风

拂面

你的影子

打在我的身上

越伸越长

忽隐忽现

 

阳光

穿透

我的目光

停在你的脸颊

越来越黯

若即若离

 

终究是

无法赶上你的步伐

在我决定的那一刻

注定

分离

 

独坐

哀叹

脑海里

关于你的回忆

越埋越深

不愿想起

 

伫立

凝望

在岔路口

你的背影

越来越浅

消失不见

 

原来

命运

你和我终究

隔着一条鸿沟

一条我无法跨越的鸿沟

 

但愿你在别处

仍万众瞩目

而我停在远处

注视着你的成功

祈祷

能被你记住

 

不过

我会把你淡忘

因为

青春不是命中注定

而是阴差阳错

 

你,在哪里?

2018级10班 李琳春

你,在哪里?

 

泗水滨畔燕尾裁柳隙,

稻花香里蛙声和蝉鸣,

小桥流水西风问瘦马,

雪压冬云万花一时稀。

我问他们,

你,在哪里?

 

绫罗托起长安,

茶香飘到楼兰。

小姐在画楼上绣牡丹,

书生笔底二十四骨伞。

我问他们,

你,在哪里?

 

鸿雁驮了稻香还,

黄河水荡开了莲蓬船,

青稞摇落了高梁子,

蛐蛐奏响了玉门关。

我问他们,

你,在哪里?

 

长街铺满虹霓,

鹅毛不远万里,

难忘今宵婵娟在,

天涯海角子孙齐。

我问他们,

你,在哪里?

 

我踏过南北,踱过东西,

我走过四季,问过古今,

我问他们,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下一篇:高2018级诗歌创作特等奖作品
COPYRIGHT (C) 2011 成都树德中学版权所有 树德中学信息中心设计制作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宁夏街树德里4号 备案序号:蜀ICP备18007720号 邮政编码:610031 联系电话:028-86630297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412号
树德中学微信公众平台